专属定制 搜索

主题旅行

狂野东非 • 坦桑若梦 • 我的摄行记录

收藏文章 分享文章

首页 >主题旅行>往期回顾

狂野东非•坦桑若梦•我的摄行记录

作者:杜创


曾几何时,一位老师的辞职信轰动了网络,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无他,简单的一句话,却直触了许多人的内心。整天忙碌于写字楼的上班族们,是否早已忘却世界偌大,我们应当去瞧瞧?

于是,我想我该出发了。在东非大草原上,有一群自由的生命在那里召唤着我,我要去看看他们。不去逐渐迷失的肯尼亚,去充满广袤生机的坦桑尼亚!

坦桑1改尺寸001

Day 1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越洋飞行,终于与非洲大陆见面了。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我们来到了坦桑尼亚。

第一站是塔兰吉雷国家公园,从露天的高大平台放眼望去,顿时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期许。眼前饱经风霜的广袤草原到底会带给我怎样的惊喜呢?

坦桑1改尺寸027

这是当天下午入住的一家Lodge,木质的地板、以及远处的一带绿草、一片密林与这草房和谐的搭配在一起,相得益彰。

坦桑1改尺寸028

一个这样的茅草屋就是一间房,别看外表比较简陋,实际上内部设施一应俱全。入住之前,酒店工作人员就特别嘱咐两件事情:

1 晚上不要随便出门

2 床头放有用作紧急情况可以吹响的哨子,遇到动物入室的情况要立马吹响。

听完这两点嘱咐,不禁对我的安全有些许担忧。可仔细想想,我们远行到此的目的不正是为了这些可爱的动物吗?

坦桑1改尺寸029

远处,塔兰吉雷最为著名的象群已然出没。干涸的河床上,成群结队的大家伙们依次缓缓的走着。这一场景,就在我们入住的lodge附近发生着。暖暖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,也洒在这群悠闲觅食的大象身上,生命是如此的和谐、美好。

听我们的领队讲,有一次他在这个公园的帐篷营地里休息时,晚上遇到一头大象跑到帐篷外大约两米的地方吃树叶,因在这里长期受到了很好的保护,所以它们对人完全没有敌意。

坦桑1改尺寸030

望着这漫天的繁星,伴随远处时不时传来的鬣狗叫声,枕着期待入眠,一夜好梦。

坦桑1改尺寸031

Day 2

第二天一早,我在酒店闲荡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个。这是非洲野牛的头骨,它角上生长的是类似我们说的虫草一样的真菌,是不是还真有点儿像虫草?

坦桑1改尺寸032

吃过早餐,我们乘坐这种在非洲国家公园里十分常见Safari汽车,正式拉开了此次非洲行的序幕。

说起Safari,首先熟悉iPhone的朋友肯定都知道,对!我说的就是iPhone的浏览器。我想当初乔布斯先生取这名字,颇有几分发现世界,浏览全球的意思吧。

在非洲,这个词最早代表游猎,指真枪实弹的一边行进一边猎杀动物。然而,随着对动物保护的重视,以及旅游业的逐步开发完善,现在的Safari,多指人们用手中的镜头记录非洲动物的生活姿态,以一种和谐、自然的方式,既达到了保护动物的目的,又能窥视动物生活的一项旅行活动。

坦桑1改尺寸002

呆萌的长颈鹿是当天我们遇到的第一位动物朋友,它们扬着高高的脖颈,踢着大长腿,优雅的踱步在我们的Safari侧方。

坦桑1改尺寸003

从长颈鹿开始,在向马拉河行进的途中,我们遇见了许多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动物。这种鸟名叫“紫胸佛法僧”,背上蓝绿色的羽毛是它们最为显著的特点。喜欢鸟的朋友在国内可能觉得它们十分稀奇漂亮,但在坦桑尼亚它们真的很常见。

车子继续往前开,大约百来只的角马逐渐映入眼帘,它们这是去哪儿?我们决定跟随这长长的角马部队,一探究竟。

坦桑1改尺寸005

原来角马们成群结队是为了来这水塘边喝水。据统计,如果不受干扰,一头成年角马一次性能喝掉整整8升水。我们此行的最大目的是近距离观赏“天国之渡”,在塞伦盖蒂的第二天就看到如何规模的角马队伍,一定是个好兆头。

坦桑1改尺寸006

整齐划一的角马部队,喝完也是集体撤离。

坦桑1改尺寸007

角马刚走,条纹獴们也来到了水塘边喝水解渴。

坦桑1改尺寸008

条纹獴散去,斑马也来凑热闹。

坦桑1改尺寸009

坦桑1改尺寸010

离开水塘,一头慵懒的水羚,脸上好似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,坐在那里静静地打量着我们。有趣的是虽然它们的名字与水有关,但其实水羚并不喜欢进入水中。司机向导还告诉我们:因为水羚的身体有着难闻的气味,一般情况下狮子是不会猎杀它们的,除非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。我说呢,怪不得它看起来是如此的悠然自得。

坦桑1改尺寸011

这种嘴巴和鼻子长长的动物是柯氏犬羚,由于对水没有太大的需求,它们主要生活在干燥的灌木丛中。瞅着有没有点小鹿犬的感觉?

坦桑1改尺寸012

这是典型的灰暗鸟非洲秃鹳,特征是头部和颈部没有羽毛。秃鹳属于食腐动物,若是头颈有羽毛的话,每次埋头啃食尸体时,羽毛都会黏上尸体的血,很难清理干净,久而久之也就退化了。

坦桑1改尺寸013

后来我们又遇见了一头水羚。辨识水羚的方法很简单,主要看屁股,水羚的尾巴附近有一圈白色的围圈。

坦桑1改尺寸014

非洲鸵鸟,细长的勃颈上支撑着小小的脑袋,别看它们的腿又细又长,实则十分的健壮。

坦桑1改尺寸015

幸运的我们在塔兰吉雷国家公园还看到了难得一见的花豹。由于狮子会毫不犹豫的抢走花豹的猎物,为了躲避狮子的掠夺,花豹总喜欢在很高的树枝上攀爬着。

坦桑1改尺寸016

我们的Safari逐渐慢了下来,原来是一头非洲象阻断了我们前进的步伐。

坦桑1改尺寸017

与我们常在动物园看到的亚洲象不同,非洲象的体型更大。

坦桑1改尺寸018

象妈妈带着象宝宝,看它们这缓慢的脚步,像不像是在自家院子里散步呀。

坦桑1改尺寸019

非洲象与亚洲象的最大区别就是耳朵,它们的耳朵像极了两把大扇子。

坦桑1改尺寸021

大象属于群居意识非常强的动物,落单的象一般很难生存下来,在象群的内部也有明确的社会体系分工,它们相当聪明,在自然界中社会化程度很高。

坦桑1改尺寸022

注意看象牙,因为严重的盗猎,已经很难看到长牙的大象了,这种短牙的大象较多。

坦桑1改尺寸023

不禁想起一位动物保护主义者说过的一句话“把别人的牙拔下来,做成筷子,再放到自己嘴里,多别扭啊!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,还希望大家真正重视起动物保护来。

坦桑1改尺寸024

像右边那只非洲象那般长的象牙如今真的很难见到了。

坦桑1改尺寸025

司机向导告诉我们,这些树上挂着的盒子,实际上是一个个的人工蜂巢。

坦桑1改尺寸026

午饭后,我们在附近看到当地人在售卖自己的作画,张张都别具非洲风情。

坦桑2改尺寸001

下午我们去到了有着“非洲伊甸园”之称的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。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的面积很大,最为著名的便是这里的火山口,最后一次喷发要追述到遥远的250万年前。随后沦为死火山,火山口塌陷,现如今最高处也有2200m。另据考证,250万年前,这里的火山锥曾高达6000m, 比现在的乞力马扎罗峰都还要高。换句话说乞力马扎罗山相较而言还是一座比较年轻的火山。

坦桑2改尺寸002

沿途还碰到了一对正在酣睡的狮子,十分怡然。坐等猎物上门是懒惰的狮子一贯的作风,在角马大范围迁徙的季节,它们所要做的只是按时起床。

坦桑2改尺寸024

“别低头,皇冠会掉”。这种体型高大,羽毛颜色略浅,但头冠特别艳丽的鸟名叫皇冠鸟,因其头顶金黄色的羽毛酷似皇冠而得名。

坦桑2改尺寸025

这种鸟儿的造型也很特别吧,这是“夜鹭”。夜鹭是一种十分的聪明鸟,在捕鱼时甚至会用上“鱼饵”。它们会先把新鲜的果子扔进水里,作为诱饵,然后在一旁静静的等待,一旦发现有鱼“上钩”,它们便迅速的冲入水中。

坦桑2改尺寸026

在非洲见多了各种稀奇的鸟儿,在草丛中啾啾叫着的麻雀,此刻倒也显得十分乖巧可爱。

坦桑2改尺寸027

“非洲五霸”中以非洲水牛最具攻击性,非洲水牛同时也是非洲伤人最多的动物之一,甚至比狮子更危险。如果遇见受伤、落单或带着小牛的母牛,一定要格外警惕。近距离拍摄非洲水牛,它们的牛角像不像姑娘家的辫子?

坦桑2改尺寸028

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底部,因为长年水草丰美,加上内有河流湖泊,这里的角马不会迁徙。

坦桑2改尺寸029

大块头的河马几乎一生都与水相伴,别以为这大块头看上去呆头呆脑,性情好,实际上你敢惹他们试试,发起怒来十分残暴凶狠,是不是和许多人的性格很像?

坦桑2改尺寸003

两头河马不知为何打起了架来,河面顿时波澜四起,一时间,场面无法控制。

坦桑2改尺寸006

坦桑2改尺寸005

Day 3

来到旅行的第三天,经过长时间的汽车穿越,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位于坦桑尼亚北部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,沿途我们还拜访了一个马赛人村落。

坦桑2改尺寸007

热情的马赛人,为我们跳舞、表演立杆跳高,马赛人认为跳得越高代表自己越纯洁。

坦桑2改尺寸008

村落附近的马赛人向我们展示他们的手工艺品。

坦桑2改尺寸009

一位普通的马赛人,他的手腕上同时带着象征现代文明的手表与他们本土的装饰手链。不经令人思考,在现代文明的侵蚀下,马赛式的古朴、传统还能延续多久?

坦桑2改尺寸010

我们来到村子外围,在这里,看到了坦桑尼亚国家公园管理中心资助建设的一所学校。学校的老师和孩子见到我们的来访参观显得十分高兴。

在老师的提议下,孩子们兴致勃勃地为我们献唱了几首悦耳动听的非洲当地歌曲,小小的眼神里满是真挚与深情。受他们演唱的影响,我们一行团友也为他们唱上了几首我们中国的歌曲。

坦桑2改尺寸011

这是一堂数学课。他们的教室简陋无比,因此知识在这里显得更为可贵。

坦桑2改尺寸012

离开马塞村落继续往北,我们今天的行程是向塞伦盖蒂的北部地区行进,总共接近7、8小时的车程。

就在路边,我们看到了一头母狮。你发现了吗?这是一头怀孕的母狮,眼神里满是对周围的警惕。

坦桑2改尺寸013

即便是在塞伦盖蒂,花豹也是很难见上一面的。这只花豹慵懒的趴在树上,镇定自若的直视着我们的镜头。

坦桑2改尺寸014

进入塞伦盖蒂北部,沿途看到了角马群,这里离北部的马拉河还有几十公里,看来南迁的先头部队已经过河,说明我们很快就有机会看到角马过河的盛况了。

坦桑2改尺寸015

在非洲大草原上,长时间的汽车穿越绝非单纯的坐车体验,车速一直很快,因为我们今天要在日落前赶到营地,热情的司机不想让我们错过精心安排的“sundowner”。

疾驰的Safari纵情的驰骋在塞伦盖蒂大草原上,临近黄昏时分,我们已快接近马拉河边。

这时,一群狮子猎食到斑马的场景被我们有着犀利眼神的向导司机瞧见了,一个“神龙甩尾”,我们的车队靠近了这合家共食的场面。

坦桑2改尺寸016

值得一提的是,按规定我们的Safari是必须沿着公路行驶的,之所以能脱离公路,开到离狮子很近的地方,是因为在塞伦盖蒂北部,公路的痕迹已十分的模糊,因此司机才能沿着轮胎印把我们送到狮子跟前。

坦桑2改尺寸017

单看画面我们都知道,这是塞伦盖蒂的狮子在享用刚刚捕食到的斑马,这样的场面在非洲草原每天都在上演,不足为奇。但是从下图中狮子的眼神,你看到了什么?

坦桑2改尺寸018

动物之所谓动物在于它们灵动的精气神,其中眼神的透露就是最直接的表现之一。从母狮的眼中我看到了强者的征服欲、对自己孩子的保护欲以及对我们的敌视和戒备心。

坦桑2改尺寸019

远处的那几匹隐隐约约出现在画面中的动物都是斑马,它们就如此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捕食。狮群在吃完这头斑马后,暂时不会发起二轮攻击,因此,它们不会为同胞的牺牲感到一丝的悲伤或同情,有的只是对暂缓生存危机的庆幸。

坦桑2改尺寸020

对动物界的解读,永远都不可能用人类教材上的任何注释。我们只有真正的走进大自然,才能了解到这大千世界的更多部分。

由于在狮群处耽误了不少时间,为了赶在太阳下山前到达我们今天的营地,来一场真正的"sundowner"(夜幕小酌),司机又加快了速度。一个家伙的出现,再次打乱了我们的计划。

坦桑2改尺寸021

塞伦盖蒂北部草原难得一见的猎豹,猎豹身躯矫健,浑身没有一块肌肉白长,爆发力极强。能在塞伦盖蒂北部草原,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到猎豹真可谓赚大发了,我们要求司机立马转向去跟踪这家伙,只能对"sundowner" say goodbye了。

坦桑2改尺寸022

或许旅途正是这样,越是期待往往可能会事与愿违。突然想抒发人生感慨,你相信命运吗?它究竟会把你带向何方?

入夜,我们终于抵达了今天住宿的营地。天空越来越黑,星星逐渐布满了夜空。

坦桑2改尺寸023

晚上营地周围不时传出斑鬣狗的叫声,同行的朋友,尤其是女性,真是吓得不轻。被暴露在这样的野生坏境中,想要安心、舒适的睡去,着实考验人的心理素质。但一想何时还会再有如此贴近大自然睡眠的机会?如此便妥妥的睡了过去。

Day 4

长时间赶路所带来的疲惫,直接导致了我们早上睡过了头。拉开门帘走出帐篷,营地工作人员已经为我们摆好了丰盛的阳光早餐。

坦桑3改尺寸001

呼吸着晨间的清新空气,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,来一杯Morning Cafe,一切都是那样的安宁而美好。

坦桑3改尺寸011

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凑热闹的话,也可以独享私人早餐。营地工作人员会直接把早餐送到你的帐篷门前。

坦桑3改尺寸021

最意外的惊喜还在早餐之后,我竟然遇到了上次来坦桑的司机向导James,当他叫我Danny的时候,我真的愣住了,差不多足足20秒后,我才猛然记起了他!这一次相遇,我们依旧来个一个大大的拥抱。他给了我他的邮箱,希望我能把这张合影发给他。

坦桑3改尺寸022

这是位知识渊博、善解人意、十分敬业的向导。没记错的话翻出我之前的微信,曾专门提到过他。。

坦桑3改尺寸023

我们没有忘记此行的重要目的——去马拉河边看角马“天国之渡”。所以今天需先乘车前往马拉河,下午在河边扎营,为随后展开深入的河边徒步做准备。

出发不久,在从营地距离马拉河不到半小时车程的地方,我们遇到了迁徙中的角马群,据观察,这群角马显然是从肯尼亚那边渡过马拉河过来的。这让我兴奋不已,加上昨晚到营的路上看到的长达2、3公里的角马迁徙队伍,也让我相信,我离“天国之渡”已经很近了。

坦桑3改尺寸024

在前往马拉河的路上,我不得不说,这些向导司机的眼力劲儿真让人佩服,一个不注意,一盘子把车转进了路边的草丛中。叼着鹿头的胡狼随之跃入眼中,蹦蹦跳跳地窜到林中。

坦桑3改尺寸025

起初我们还以为它是打算找个隐蔽的地方开吃,结果它却把食物给了自己的小孩。喏,就是这只,吃得津津有味。

坦桑3改尺寸027

我们来到河边,却丝毫没见角马的影子,只看到一头巨大的河马趴在岸边的树丛中。司机把车开到它的跟前,它索性站了起来。向导告诉我们,眼前是一头很老的河马,它在这里安静地等待死亡。

坦桑3改尺寸026

周围的斑鬣狗早已虎视眈眈的等着它们的大餐,不过向导告诉我们,河马的皮很厚,斑鬣狗一般难以咬动。他曾见过一头河马死后,狮子和斑鬣狗都拿它没有办法,一直等到河马内部肉体腐烂之后才能吃掉那头河马。

坦桑3改尺寸028

继续沿河边行进,架着长枪短炮的我们,希望搜索到角马迁徙过河的场景。

等待了许久也没有看到角马的影子,不过这时,一群大象倒是开始了渡河之旅。在头象的带领下,5头大象正朝河对岸出发。

坦桑3改尺寸002

有意思的是,前方的河马突然站了起来,暴脾气的河马试图警告象群这是它的地盘,象群只得无奈的转了回来。

坦桑3改尺寸003

看到这里的朋友也许会问我,河马和大象到底谁更厉害?其实要我说,这主要看是在谁的地盘,如果在水里,当然是河马更厉害了。

马拉河常年栖息着数百条鳄鱼,这些鳄鱼体型庞大,画面左边那条鳄鱼足足有五米长。

坦桑3改尺寸004

之前多次看到疣猪,给我的感觉是它们不怕人。可这次它带着小宝贝们,胆子就小多了,见人就跑,以至于我拍的照片都虚掉了。

坦桑3改尺寸005

来到坦桑尼亚,见过好多次鸵鸟,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鸵鸟带着小家伙们。据说一般情况都是一只公的加两只母的,确实是这样,连续两次遇见,都是这个样子。

坦桑3改尺寸006

常常惊叹于自然的法则,但也许只有在东非,在塞伦盖蒂,你不仅能看到一派生机的动物角逐,还会邂逅很多冷冰冰的动物腐尸,譬如眼前这一幕:

坦桑3改尺寸007

随之一阵阵腐烂的恶臭弥漫过来,当我们还在思索这股味道从哪里来的时候,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坦桑3改尺寸008

数千只的角马尸体布满了河道,数不清的秃鹫踩在尸体上面。尸体已开始腐烂,恶臭令人作呕,向导告诉我们这是一周前发生的角马踩踏事件。

关于角马过河时发生踩踏,我是有所耳闻的。据统计,每年在迁徙途中,死亡的角马大概有30万头,占迁徙总数的7%。而其中70%死去的角马是因为踩踏,正常死亡或是被鳄鱼、狮子捕杀的数量,只占很少的一部分。

一方面马拉河的对面对角马群来说是雨水丰沛、草类茂盛的天国之地;但同时也可能是通向死亡的鬼门关。

坦桑3改尺寸009

距离早上出发,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,依旧没看到壮观的角马过河。残酷的踩踏事件让人心惊,心里难免有些许失落。为了躲避这残忍的画面,更为了逃离这令人作呕的恶臭,我们很快就离开了。意外的是,车开出去不久,让我魂牵梦绕的场景出现了。

坦桑3改尺寸010

集结,集结,集结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,我们兴奋极了。

坦桑3改尺寸012

同行的小伙伴已激动地准备好了相机。

坦桑3改尺寸013

这时,另外一辆safari车突然闯了进来,吓坏了准备过河的角马群,它们立马掉头不走了。这里一定要补充说明一下:我们观看角马过河时,都会离河边有一定的距离,不会轻易打扰到它们,但不专业的旅行机构,他们的冒失无礼,是旅游业中十分遗憾的事。

坦桑3改尺寸014

我们在原地又待了许久,遗憾并没有等到大规模的角马渡河,只有这十几头勇气可嘉的角马在坚持渡河。

坦桑3改尺寸015

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在残酷的动物世界,十分稀松平常。这头角马因为慢了半拍,就被饥肠辘辘的鳄鱼拉下了水。

坦桑3改尺寸016

鳄鱼足足有五米长,对比之中,庞大的角马显得格外的渺小、脆弱。

坦桑3改尺寸017

人在陷入逆境时都会拼命挣扎,此刻的角马也一样,也在奋力挣脱鳄鱼的撕咬。

坦桑3改尺寸018

长时间的僵持,鳄鱼累坏了,只好放弃了猎物,角马最后成功的逃脱了鳄鱼捕食,没有成为盘中餐。可据向导讲,这头角马已负伤累累,不能再跟上大部队的脚步,估计也只是顺延了自己的死亡时间。

坦桑3改尺寸019

因为等待了许久,剩余的角马大部队也丝毫没有渡河的迹象,我们决定前往马拉河边的营地稍作休息,下午再继续沿着马拉河边徒步寻找天国之渡。不料我们的营地离刚才的角马尸体处太近,仅500米之隔,大家都受不了恶臭,无奈只有集体回到了初到塞伦盖蒂时入住的camp酒店。

坦桑3改尺寸020

Day 5

此行的亮点,本来是在马拉河边徒步,近距离观看角马过河,因为为了不打扰到角马,观赏方式往往是在离河岸较远的Safari车上,而徒步则能离的更近,人与动物间没有阻碍。奈何这计划被头日发现的大量角马尸体所打断,我们的徒步改在了Camp酒店附近。当然,这也是一次十分精彩、刺激的徒步。

坦桑4改尺寸001

大部队一起出发,前后都有持枪向导陪同。在整个自然漫步的过程中,我们不追求走多远的路,爬多高的坎,我们在意的是在草原上观察那些植物、昆虫以及鸟类,从动物的脚印甚至粪便,去了解更多的故事,引发对大自然的思考。

坦桑4改尺寸013

每每遇到有趣的植物,持枪向导便停下来,给我们讲解这些植物或果实的用途。遇到动物的粪便,他会掰开来捡拾一些鸟类的羽毛或者没有消化掉的骨骼等。

坦桑4改尺寸026

向导给我们细细的讲解一个个动物的骨骼,窥一斑而见豹,他会把动物的种类、年龄等等很多信息都从这块不大的骨头上分析出来。向导告诉我们,这是一头母象。大象属于母系家族,在象群中母象拥有至高的地位,年老的母象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倒下死去,公象却不同。

大家有听过“大象坟场”的神秘传说吗?传闻大象能预知自己的死亡,临死前它们会去往一个神秘而又不会轻易被人找到的地方,安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。向导告诉我们,其实是因为大象一生会换四次牙,当换上第四副牙齿的时候,咀嚼对它们来说已相当的困难。它们不得不去到草料更嫩的地方,直到最后完全无法咀嚼进食,活活被饿死。

坦桑4改尺寸025

徒步时,持枪向导时刻注意着四周草丛中有无动静。对于草原徒步来说,最危险的便是遇到水牛。若是遇到成群的水牛还好,如果是落单的一两头水牛,那可得小心了。

坦桑4改尺寸030

我们此次徒步就遇到了两头水牛,向导先是做出来类似鼓掌的手势,企图吓走水牛,但这头水牛完全不吃这一套,依然定在原地,呆呆的看着我们。

坦桑4改尺寸029

坦桑4改尺寸033

见状,持枪向导,举起了手中的猎枪,这才吓跑了这头水牛。

坦桑4改尺寸031

此后,持枪向导一直走在前面为我们开道。

坦桑4改尺寸032

由于天气炎热,我们徒步了半天就折返了。下午又开车去到了马拉河边等待角马过河,结果今天也是败兴而归。

坦桑4改尺寸034

明天的第一个日程是乘坐热气球,不知是否是老天爷知道我有多期望能亲眼目睹角马过河,入睡后我做了一个幸福无比的梦。梦中我乘着热气球,自由的翱翔在非洲大草原上,将整个马拉河尽收眼底,成百上千的角马为了河对岸肥沃的草被,不顾河中暗藏的危机,毅然决然的奔向马拉河对岸。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迷信的人,但这个美梦我愿意相信,我始终认为,此行我一定能看到“天国之渡”。

Day 6

热气球充起来,我们准备起飞啦。

坦桑4改尺寸002
随着太阳的冉冉升起,我们目睹了草原由蓝色幻化为金色。
坦桑4改尺寸004
坦桑4改尺寸003
俯首望去,草原上斑马正追逐着热气球投映在大地的影子。
坦桑4改尺寸005
几天前,我们就是乘坐这样的Safari汽车在非洲草原疾驰。
坦桑4改尺寸007
马拉河,塞伦盖蒂草原的血液横亘在大地上。
坦桑4改尺寸008

这是我们的热气球大部队。

坦桑4改尺寸009
从热气球下来,前往参加香槟早餐的路上,我们遇到了猎豹。
坦桑4改尺寸010

司机一甩盘子,我们就到了猎豹跟前,我和这只猎豹的距离不过两米。

坦桑4改尺寸011
我们发现这家伙时,它正在蹲捕疣猪。我们的车也在无意中警醒了疣猪,意识到自己深陷危机,拔腿就跑,猎豹立马加速去追,为时已晚。
坦桑4改尺寸014
虽然猎豹是地球上速度最快的哺乳动物,它们捕猎的成功几率甚至高达50%,但即便拥有如此速度,猎豹也得依靠袭击的突然性,为了避免身体过热,它们只能高速奔跑15秒左右。
坦桑4改尺寸012
这是我们帅气的热气球机长。
坦桑4改尺寸015
我们的香槟早餐直接摆在了马拉河边,别看是早餐,这可是我在坦桑尼亚吃到的最为丰盛的一顿。
坦桑4改尺寸017
我们的香槟早餐直接摆在了马拉河边,别看是早餐,这可是我在坦桑尼亚吃到的最为丰盛的一顿。
坦桑4改尺寸016

早餐后,又来到马拉河边,这一次,我梦中的场景终于出现了!为了这角马过河,我们守候的好辛苦。

毕淑敏在《非洲三万里》一书中写道:“横跨约1.467万平方公里的宏大剧场,没有到过非洲的人,就等于没有见过世界。”亲眼所见,天国之渡,果真令人啧啧称奇。

坦桑4改尺寸018
河里饿了几个月的鳄鱼,早已张大了捕食的大嘴。
坦桑4改尺寸019
万马奔腾,兽群势如破足般地向前涌去。这四溅的水花,对于隐藏在水里饥肠辘辘的鳄鱼来说,无异于开饭的铃声。
坦桑4改尺寸020
角马们所面对的危险可不仅仅来自于鳄鱼。马拉河的水流十分湍急,每年都会从渡河的兽群中卷走数百条的生命。
坦桑4改尺寸021
下面几张照片,虽然相似,但是我一张都不忍删去。
坦桑4改尺寸022
坦桑4改尺寸023
坦桑4改尺寸024
对水草的需求,刺激了兽群的往返迁徙。每一次的冒险,于角马而言,都是一种集体的决心和力量。奋勇向前就有丰盛的青草大餐,胆怯只能活活被饿死
坦桑4改尺寸027
大自然是如此的奇妙精彩,来到坦桑尼亚,来到塞伦盖蒂大草原,来到马拉河,你会对生命,对生存有全新的认识。
坦桑4改尺寸028

看完角马过河,我们驱车返回塞伦盖蒂中部。途中遇见了在一棵大树下乘凉休息的狮群,它们就那样长时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完全不顾我们这些想一睹狮王风采的旅人的感受。

后来我们又遇见了一头鼻子断掉的大象,前面我说过大象是母系族群的群居动物,这头公象由于年迈,已被逐出了象群,正孤独的等待死亡的来临。

坦桑5改尺寸006
回到酒店,小苹果正跟她的斑马朋友讲述着今日的所见所闻。
坦桑5改尺寸001

晚间,繁星洒满了整个苍穹,银河在中心闪现。

坦桑5改尺寸002

Day 7

第二天为了追逐狮群,我们起了个大早。

考眼力的时刻到了,这张图里大家发现了几头狮子呢?

坦桑5改尺寸003
这一次狮群没让我们失望,不一会儿它们就走动了起来。
坦桑5改尺寸004
坦桑5改尺寸005
双眼平视前端,步态慢中求稳,在坦桑,它们如此散着步。慵懒地躺着,抬起头望望我,眼神里充满蔑视一切的王者霸气,心里可想:唉,哥儿们,你拍谁呢?
坦桑5改尺寸007
狮群中的雄狮虽不参与捕猎,但看看它们伸懒腰时这发达的后腿肌肉。
坦桑5改尺寸008
坦桑5改尺寸009
只一声怒吼足以让人闻风丧胆。
坦桑5改尺寸010
坦桑5改尺寸011
远处树上挂着的骨架吸引了我们的视线,不禁疑惑是谁把食物挂在了这儿?向导司机告诉我们,这是花豹干的,它们总喜欢把食物放在别的动物够不着的地方。
坦桑5改尺寸012
离那棵树不远的地方,我们发现了在树上歇息的花豹。
坦桑5改尺寸013
坦桑5改尺寸014
凭借锋利的爪子、矫健的身手,花豹可以长时间九十度垂直地挂在树上。
坦桑5改尺寸015
坦桑5改尺寸016
这张我个人超级喜欢,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的镜头,霸气的回眸,它仿佛在说:你瞅啥?
坦桑5改尺寸017
下午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小游猎,我们便告别了塞伦盖蒂,告别了坦桑尼亚。当我写完这篇游记的时候,回想起角马的“天国之渡”,回想起在塞伦盖蒂一路所遇见的动物,内心又是一阵狂热和激动。




专属
定制